减负?不!课外补习学琵琶,父皇更爱你喔!

时间:2018-05-21 15:54:09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很多父母热衷给孩子报课外兴趣班,奥数、英语、钢琴、小提琴、美术、书法、主持、舞蹈、声乐……恨不得自己的孩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唱作念打皆成文章,男成龙,女成凤。而关于是否应该给孩子"减负"、还给他们"快乐童年"的问题,也一直争论不休。孩子的人生只有一次,而起跑线也只有那一个,对于上述争议,本文不予选边站队,不过客观来说,有特长的人在职业生涯、人生发展上确实能得到更多、更好的机会。

(互动——你给你孩子报班了吗/你爸妈给你报班儿了吗)

这个规律在古代社会同样成立。譬如,在古代,大部分情况下,庶出女儿想要得到父亲和嫡母更多的垂爱,都是一个字:难;在多子女的高门大族,更难;而在子女数量动辄数十计的皇帝家里,则是难上加难。

怎么办?努力提升自身价值是根本。就像《红楼梦》中荣国府贾家的三姑娘探春,"才自精明志自高",能干、练达、自重、自强,文可吟诗,武可揍人,社交不怯场,管家不手软。就连嫡母王夫人、当家嫂嫂王熙凤也敬她三分。

而在初唐,根据出土墓志铭透露的信息,庶出公主如果对探春式道路望而兴叹,还可以上好课外兴趣班,练成"一招鲜",即使不能"吃遍天",也能有效提高自己在皇室家庭中的能见度。

唐武德四年(公元621年),唐高祖李渊的后宫诞生了一位公主。她是李渊的第十二女,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作"李澄霞"。这一年,李渊年约五十三岁。【大唐故淮南大长公主墓志铭并序原文:公主讳澄霞,高祖神尧皇帝之第十二女也。曾祖,太祖景皇帝,祖,世祖元皇帝。】

然而,澄霞这个"老来得女"在出世之初,很有可能并未得到父亲足够的关爱。因为,李渊同志老当益状,从50岁开国登基起始,至70岁病逝为止,20年间共计生育庶出儿子17人、庶出女儿13-14人。并且,他的后宫生育分散,晚生子女的所出母很不集中。可谓遍地开花,战果辉煌。而李澄霞,起初只是其中"生母不详"的一份子。

李渊的规矩是,儿孙通常周岁封王,对女儿大概是虚岁四岁左右可封公主。按照这项政策,李澄霞于武德六年(公元623年)获封淮南公主,食邑虚封3000户,实封300户。【原文:武德六年,年始三岁,册拜淮南郡主公主,食邑三千户。】

尽管四岁就有了一个金领职位,拿到了旱涝保收的高工资,毫无绩效压力,不与考核挂钩,李澄霞却不肯混吃等死,而是勤奋学习,并利用课余时间,刻苦练习琵琶演奏的技巧。

李澄霞具有很高的音乐天赋,三、四岁时看见别人弹琵琶,就在自己的小扇子上模仿,演奏小曲。长到五岁,手指还很细小,就指导身边的宫人捻弦,弹奏成《达摩支》、《无愁子》两支曲子。李渊听说,大吃一惊。应该是从这时开始,"第十二女澄霞"在他脑海中留下了更深的印象。

李澄霞七岁时,已能自己弹奏琵琶曲。李渊敕令音乐家"王长通"给她做老师,重点培养。结果,澄霞两天就掌握了王老师传授的技艺,为父亲和众嫔妃举行了一场汇报演出。

在这次表演中,澄霞的弹奏毫无差错,就她的年龄而言,表现堪称完美。李渊赞叹不已,赏赐澄霞数百段杂彩等礼物,对老师王长通也有赏赐。

当年阴历七月十三日,由于两天后的七月十五是"中元节"——现代俗称七月半"鬼节"(亦即东瀛日本至今极为重视的"盂兰盆节"),宫里定于七月十四按习俗迎接"佛盆"。为此,李渊特在十三日这天敕令王长通进宫,教导李澄霞演奏龟兹佛曲。

澄霞练习了一天,十四日在迎佛盆处进行现场演奏,乐音珠落玉盘,宛如天籁。李渊大为赞赏,特赐她一把紫橨槽金碮琵琶及其他物品。

【原文:公主性特聪敏,精彩尤异。年三四岁,见弹琵琶,即于扇上拨成小曲。至年五岁,指小仍未及柱,乃令人捻弦,遂弹得达摩,支无愁等曲。神尧皇帝闻知,大加惊异。砀至七岁,渐能弹曲,乃令王长通教钵乐,背当二日便了。神尧皇帝对妃嫔等看弹,一无错□,□□□叹,特蒙爱赏,赉杂碒及物数百段,长通亦得赐焉。又七月十四日,宫内欲迎佛盆,十三日,敕令长通入内,教公主龟兹佛曲。十四日迎佛盆处,公主即弹,大蒙赏异,特赐紫橨槽金碮琵琶一并锦碒等。】

另据墓志铭记载,李澄霞的文化课也非常优秀。待她长大成人、做了母亲之后,能亲自教授儿子《尚书》、《周易》、《毛诗》、《论语》。她虽然经常谦虚地表示:"女子的本分在于妇德、妇礼,哪里在乎读书?"实际上却以无知为耻,时常读书解闷,对于经史之学多有涉猎,每有心得体会,总是提笔成章。澄霞的侄儿唐高宗(李治)时期,皇室举行宴会,高宗还几次请这位小姑姑作歌、和诗。

【原文:及儿子幼学,多自教授《尚书》《周易》《毛诗》《论语》,试读之,次略欲诵得。每称妇德、妇礼,岂在读书。然耻于不知,聊寻阅解闷。到于经史,无不游涉。须有篇会,援笔既成……尝口口口,公主等等侍宴奉上寿。仍令催酒唱歌词,公主随即作歌唱云:今宵送故,明旦迎新。满移善积,年来庆臻。院梅开花,袭蕊檐竹。挺翠含筠,二圣欢娱。百福九族,献寿千春。又于洛城门陪宴,御制洛城新制,君官并和,亦令公主等同作。公主应时奉和云:承恩侍奉乐嘉筵。凡诸敏速皆此类也。】

然而,李澄霞据以吸引父亲李渊关注的并不是文化课成绩,只是琵琶才艺。

按在唐朝,是一个严分良贱的贵族社会,贵族子弟秉承古训,自幼学习礼(礼仪)、乐(音乐)、射(射箭)、御(驾车)、书(书法等)、数(理数等)等"六艺"。李渊出身西魏八大柱国之家,世袭唐国公,号称顶级名门"五姓七望"之"陇西李氏"后人,对自身及子孙的"六艺"自然也有较高的要求。不过,放着其他才华不问,李渊为什么唯独对女儿的琵琶才艺如此重视呢?

一是因为他不看重女子的文才。他的女儿们所受的宫廷教育显然也贯彻了这种指导思想。所以李澄霞才会形成"妇德、妇礼,岂在读书"的观念。

二是因为李渊自己也是琵琶演奏爱好者,且水平估计不低。在音乐舞蹈方面,李家自带遗传基因。详情,下面将会谈到。

斗转星移。公元626年,李澄霞的异母二哥李世民即位,次年改元"贞观"。贞观二年(公元628年),李世民册封一批公主,妹妹李澄霞依礼加封为淮南长公主。

两年后,贞观四年(公元630年),大唐及皇室迎来了喜庆的一年。

先看国事。当年,对内,粮食丰收,百姓乐业;对外,名将李靖、李勣(即"徐世勣",赐姓"李")分别兵出阴山、云中,灭亡东突厥,俘获颉利可汗。李靖一路杀死突厥兵一万多人,俘虏十万多人,缴获牲畜数十万头,处死拒不投降的颉利可汗之妻——隋朝义成公主,活捉其子叠罗施。依附义成公主十余年的隋炀帝皇后萧氏携独苗孙儿杨政道归顺唐朝。李世勣一路俘敌五万多人。唐朝的疆土拓展至阴山以北到大漠的广袤地区,西北各族尊奉李世民为"天可汗"。

再看家事。李唐皇室这一年的喜悦,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叫作"祖孙三代都在生"。

李渊,太上皇,李澄霞的父亲,约六十三岁,丧妻多年,但有嫔妃N名。其中,宝林柳氏于贞观四年诞育滕王李元婴;

李世民,皇帝,李澄霞的哥哥,约三十二岁,已婚,有一妻,另设媵妾多人。其中,皇后长孙氏于同年诞育城阳公主(推测);

李承乾,皇太子,李澄霞的侄子,未婚,约十二岁……当年也诞育一个孩子(推测为女儿)。【依据《册府元龟》:(贞观四年)十二月乙未,皇太子诞育,宴三品以上於临华殿,赐帛各有差。】

国家、家事、天下事,事事顺心。自武德九年(公元626年)玄武门之变以来就憋着一肚子闷气的李渊不由自主地地绽露欣慰的笑容:"昔日汉高祖被匈奴围困在白登,不能雪耻;如今我的儿子能灭突厥,我的江山托付对了人,还有什么可忧虑的!"估计心里在说:"虽然世民这个臭小子弑兄杀弟、屠侄逼父,造成我一生的痛,但总算他能干,励精图治,敢打敢拼,对得起祖宗……"

李渊召集儿子李世民及诸贵臣、王、王妃、公主等在凌烟阁宴饮庆祝。酒过三巡,气氛热烈,李渊兴致勃勃地端起琵琶,亲自演奏,李世民和着父亲奏出的乐曲起舞助兴,公卿大臣纷纷起身祝寿,把欢快的氛围推向高潮,热闹到深夜才散。【史料原文:上皇闻擒颉利,叹曰:"汉高祖困白登,不能报;今我子能灭突厥,吾托付得人,复何忧哉!"上皇召上与贵臣十馀人及诸王、妃、主置酒凌烟阁,酒酣,上皇自弹琵琶,上起舞,公卿迭起为寿,逮夜而罢。】

由此可见李渊对琵琶的热爱和高超的演奏才华。他的这一特长也传给了自己的儿子。据唐朝开国功臣许洛仁墓志铭记载,李世民曾经自弹琵琶,考问部下:"你们谁能说出这首曲子的名字?"众人纷纷表示碉堡,唯有许洛仁站起来,给出了正确答案。【许洛仁墓志铭原文:文皇尝于琵琶中度曲忖声以示群下。上因顾问日:诸人有识此曲者乎。群臣离席将对而未有所说,公因前称日:此口口之(缺字)……】

因此,李渊对女儿们的文化课成绩无动于衷,而当听说第十二女澄霞在琵琶演奏方面"克绍父裘",却龙颜大悦,赞赏有加,也就不足为奇了。

有了父亲钦赐的名贵琵琶,李澄霞的音乐道路如虎添翼。那么,贞观四年那场愉快的琵琶舞蹈庆祝酒会,她参加了吗?

只能说"也许"。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一次,她不可能展现自己的音乐才能。

十分可惜,李澄霞纵然练就一身本领,毕竟生在古代,又是公主身份,限制了施展才华的空间,有机会欣赏她琵琶表演的人不多。其中,聆听她演奏最多的,想必就是她的老公、驸马都尉封言道了。

封言道是唐朝开国元勋之一封德彝的儿子。贞观十五年,李澄霞21岁,与时年23岁的封言道结婚。自此,封言道一脚陷进了"琵琶巨星李澄霞"的大坑,成为李澄霞铁杆脑残粉。【原文:贞观二年,加长公主,封户如旧。公主即太宗文武圣皇帝之妹也……言道二十有三,并迎尚主。一等车降,庆喈鸣于灌木;三月庙见,欣授色于来妇。】

《大唐狗仔》(贞观十六年新年特刊)报道:前线消息,今天早晨,驸马都尉封某 "桃花癫"再次发作,眼前出现桃花漫舞的幻景,把整座公主府染成单一颜色,粉红色。封某痴痴地看着桃花深处的妻子(淮南长公主),时而发呆,时而傻笑,症状足足持续一个时辰,仍未见好转。公主无奈,扬起玉手……封某立即条件反射,鼓掌赞叹:"好!" 公主怒答:"我还木有弹琵琶!我抬手是抽你,抽不醒你!"

……

脑残粉嘛,自古脸大如盆,捧自家、踩对家是基本特征。公元689年,李澄霞逝世,享寿六十九岁。封言道执笔,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撰写墓志铭,依然不改脑残本色,在盛赞老婆音乐才华的同时,狠踩了东汉大才女、名曲《胡笳十八拍》作者蔡文姬一脚:"蔡琰(字文姬)九岁时,其父蔡邕夜间弹琴,突然断了一根弦,蔡琰准确地说出是第二根弦断了。蔡邕又故意弄断另一根弦考她,蔡琰再次认准是第四根。但和我家公主相比,这种事也值得载入史册吗?哼!"【原文:蔡琰夜别断弦,何足书之史籍。】

偶像、爱妻李澄霞先走一步,封言道追忆往日的欢乐,更加痛感今时的孤苦,只能寄望于自己死后与澄霞同穴共眠。【原文:追自昔之承颜欢娱,宛目痛今时之冈觌。存亡切心,是欢不偕老,终期同穴。】

十年后,公元699年,武则天圣历二年,封言道年过八旬,炎夏的一场暴热诱发了他的疾病,把他带到了李澄霞的身边。当年十月,夫妻二人合葬于唐高祖李渊献陵之北。【封言道墓志铭原文:以大周圣历二年夏六月不豫,至廿九日暴热薨于洛州富教里之私第,时年八十有四……即以其年岁次已亥十月壬午朔廿八日己酉,祔于献陵之北,富平县之东原,淮南大长公主之旧茔,礼也。】

相信这重新团聚的一家两代人,不论在九泉之下,抑或在九天之上,都会如在世时一样跳舞、喝酒、弹琵琶,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吧……

(参考资料:《西安碑林全集》、《新唐书公主传》、《资治通鉴》等。)

来源:时拾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