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宝乐队成员独家专访

时间:2015-04-15 13:58:39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

  主唱:阿斯汗

  贝斯:敖瑞峰

  鼓手:丁凯

  马头琴:朝克(回家玩去了)

  YYC:九宝成立于2011年,你们之前也都有自己的乐队,怎么组建起九宝的?

  阿斯汗:敖哥和丁凯是同学,我和敖哥之前也认识,都在一个朋友圈里,所以组建起来比较容易。08年我就想过要组九宝。之前大学组过其他乐队,2010年乐队散了以后才来到北京。

  敖瑞峰:对,之前一直有这个打算,阿斯汗来北京以后录了很多小样。刚开始其实比较困难,就剩我和阿斯汗两个人。我们每天都在寻找合适的乐手。丁凯是被我拉进来的,当时我们有另一个乐队。

  阿斯汗:后来九宝组起来后,把他俩那个乐队整黄了。

  敖瑞峰:丁凯加入九宝,另一个乐队就彻底宣布黄了。

  丁凯:当初我们就在蛇穴排练,现在还在这里。

  YYC:九宝第五年,对于前四年有什么想说的吗?在开始演出之前有给其他人听过你们的歌吗?

  阿斯汗:还真没有。那会豆瓣上有几首歌,但没有加歌词。

  敖瑞峰:我们第一次演出是在麻雀瓦舍,安达音乐节,演出前一天晚上阿斯汗才把歌词写出完。观众全是蒙古族,1千多个蒙古族,所有乐队全是内蒙乐队。

  阿斯汗:那天效果非常好。一下子就走起来了。在这之前我们排了差不多有一年。其实我们这个沉淀时间都不算长。现在很多乐队排了几周就开始接演出,宣传铺天盖地。没必要,不长远。

  2011年就演了三场,安达音乐节、亚洲金属音乐节、西班牙乐队嘉宾。

  2012年演出才慢慢多起来。但是多起来的概念不是说有很多人来看我们的演出,而是像一个拼盘,我们排到晚上十二点以后,台下只剩十几个人的这种。

  敖瑞峰:那会什么演出都接。不插电也来过。只要有,我们就演,不挑。

  阿斯汗:演出人数最少的时候只有4个人。但4个人也当2万个人演。演出开始前可能有些失落,但演出开始后,自己的歌会给自己力量。有时候反而是人越少越想演好。

  敖瑞峰:我们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啊,人为啥这么少。这4个人看了我们的演出,下次能带来几个人。

  阿斯汗:那会演完往台下扔点CD。就当宣传了。

  丁凯:12年是一个锻炼和成长的过程。有很多主办方注意到我们。13年第一次上迷笛。

  阿斯汗:14年是一个转折点。我们熟悉舞台,乐迷也熟悉了我们。但也有挫折,伟力斯离队。今年我们应该会加入新成员,重回5人编制。

  YYC: 13年的Wacken之行对14年的转折是否有影响?

  阿斯汗:当然。首先Wacken提高了我们的知名度。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我们从Wacken回来以后心态都有了很大改变。Wacken从后台布置、现场调音、音乐质量、现场氛围包括厕所这个环节,一切都非常用心。

  丁凯:回来以后很多朋友问我们感觉如何,我说的都麻木了,还是得自己去感受。

  敖瑞峰:对去了以后天天喝、天天多、天天喝到两点多。下次再去希望是以观众得身份去感受整场音乐节。

  YYC: 九宝所有的歌都是蒙语作词,是否会影响受众范围?之后会不会尝试写中文歌词?

  阿斯汗:这个问题,去Wacken的时候我也问过核爆炸的乐队统筹,他说:“我们厂牌里有唱芬兰语、挪威语、德语等等,只要你的音乐好,语言不是大问题。”就像战车、英文歌也特别少,但不会影响他们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

  敖瑞峰:我觉得这种民族性强的风格用中文唱比较怪。跟外国人用英语唱京剧一样。

  阿斯汗:其实不是没想过写中文歌,只是不在行,需要有擅长这方面的人来配合。从宣传推广的角度来说,中文歌当然是很好的选择。甚至,目前有国外金属乐队开始唱中文,都是为了开辟中国市场。

  阿斯汗:之后有写词的人我们也许会尝试中文歌。前提是这个词和曲的契合度非常高。否则到时候变成套马杆那种不伦不类的东西,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