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表演艺术家舒绣文简介资料 舒绣文怎么死的

时间:2017-09-20 14:44:06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

  提起舒绣文这个名字,可能现在的青年不太熟悉了,但是看过她主演的影片《一江春水向东流》和话剧《骆驼祥子》的人,一定会记住王丽珍和虎妞这两个艺术形象的。

  舒绣文同志是我国现代著名的电影表演艺术家,也是我国现实主义话剧表演艺术的奠基人之一。早在30年代中期,她就是我国光照影剧坛的一颗灿烂的明星了。在那艰苦曲折的艺术生涯中,她共拍摄了三十多部影片,主演过四十多个话剧,为丰富我国电影戏剧表演艺术宝库做出了贡献,在中国电影发展史和中国话剧史上都留下了光辉的一页。她虽然被十年浩劫的浊浪所吞噬,但其感人的表演艺术与所塑造的众多鲜明的艺术形象,以及她那正直热情的为人品德,将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

  一

  舒绣文,祖籍安徽省黟县,1915年7月生于安徽省安庆市一个贫寒的中学教师家庭。当时军阀混战,兵荒马乱,生活动荡不安,她幼年时即随父母迁居北京。父亲是个中学教员,母亲在家操持一家六口的家务。绣文是长女,弟妹尚小,家里的一切都要替父母分心。她从小性格豪爽胆大,常常和男孩子们在一起玩,更喜欢练习武功,她幻想练出一身过硬的好拳脚,将来当一个杀富济贫的女侠。她在街上看到孩子们打架,常常过去帮助弱者反抗强者。有些爱打架的孩子见了她就吓跑了。8岁时,她进北京女师大附小读书,在学校里不仅功课好,也是学校文艺活动的积极分子。12岁时她在学校曾主演过一个话剧,扮演一个为救一位革命青年而被军阀枪杀的姨太太,演得非常精采,赢得了台下一片掌声和赞美声,从此使她开始对戏剧艺术产生了兴趣。

电影表演艺术家舒绣文简介资料 舒绣文怎么死的

  绣文的父亲教育有方。当他发现女儿对戏剧电影有浓厚的兴趣,就尽量创造条件去满足她,并给以正确的启发和引导。他家境虽然贫寒,但为了让女儿能经常看到戏剧和电影,总要节衣缩食。每次看完戏或电影回来,要求女儿向他讲述剧情,再问几个有关的问题启发她,这样,舒绣文渐渐养成思考问题和观察事物及讲述故事的习惯。她13岁高小毕业时,由于喜爱演剧而得罪了级主任老师,因此失去被保送师大女附中的资格。这时父亲因病失业,家里实在担负不起学费,绣文终于在初中一年级时被迫辍学。她为此大哭一场。她又想:即便读书毕业后也是失业,父亲有病,倒不如帮母亲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1931年春她16岁的时候,为了全家的生活,她到一家舞厅去做事。但微薄的收入哪能养六口之家,全家只好靠借贷过日子。这年年底,债主逼债,硬逼父母把绣文送去抵债。当天夜里绣文满怀激愤地逃出家门。当时她只感到父母的可怜,债主的可恨。她以为只要有了钱,有了地位,才会不受人欺侮,不被恶势力吞掉。为了逃脱债主的魔爪,必须远离北京才行,她忽然想起母亲曾说过上海有家表亲,她从同学家借了十块钱的路费,只身逃往上海寻找生路。

  到了上海后,好容易找到表亲的住址,谁知这家表亲两年前就搬家了,新地址谁也不知道。投亲无着,她只好失望地徘徊在繁华闹市,打听过路人哪里招工,找保姆或家庭家教师。这时,在某电影公司工作的李丽莲听她能讲一口流利的北京话,就介绍她到上海天一影片公司教老板娘陈玉梅学国语 (即现在的普通话)。当时上海各电影公司正开始拍摄有声电影,因此她还担任了我国第一部蜡盘录音有声电影《歌女红牡丹》的配音。后来,她又有机会在故事片《芸兰姑娘》中担任只有一个镜头的小角色。在当时的明星制度下,做一个小小的配角演员常常受到非人的待遇,当然她也毫不例外地尝受了这种滋味: 她就在这次唯一镜头的拍摄中受到该电影公司老板兼导演邵醉翁的恶狠斥骂。她是个性格倔强的女子:她宁可失业过流浪生活,也不甘受他人的责骂和侮辱!她没等电影拍完就愤然离开了天一电影公司。

  正当她面临失业威胁的时候,上海有人组织了一个集美歌舞剧社,于是她当了这个剧社的演员,从此开始了舞台生活。她参加演出的第一个独幕剧是表现工人生活的《活路》,接着又演出了田汉编写的多幕剧 《名优之死》。她边演出边刻苦学表演艺术,并虚心向跟她合作演出的魏鹤龄学习演技。她曾在一篇回忆录中说: “在戏里他(指魏)是我的师傅,在戏剧艺术上他也是我的开门师傅。”

  这个剧社都是青年演员,除了魏鹤龄外,还有刘郁民、洪逗等,大家都是满腔热情,一心想为振兴中国的话剧事业而贡献自己的青春。当时尽管剧社收入微薄,生活艰苦,但大家通力合作,团结一致。他们到杭州演出后,因剧社经费不足,加之话剧在当时观众不多,实在无法维持下去,只好在杭州剧社宣布解散了。从此她又开始了失业生活,但这次并不只她一人,而是同魏鹤龄、刘郁民、桂公创、赵一山、李也非等人一起过流浪生活,所以她并不感到孤独和寂寞。正当失业无着落的时候,她们遇到了田汉之弟田洪。田洪和他们志同道合,组织了五月花剧社。舒绣文在杭州参加演出了深受青年欢迎的进步戏剧《战友》、《乱钟》、《SOS》、《居住在二楼的人》等。当时正值“九·一八”事变之后,全国人民抗日救国的情绪日益高涨,所以她们演出的宣传抗日的戏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尤其是当演到激动人心的场面时,台下群情激奋,并高呼口号,台上台下融为一体,演员和观众打成一片。绣文被这动人的热烈场面激动得流出了热泪,她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激动过,全身的热血都沸腾了!但没多久,有一次她们正准备演出宣传抗日的话剧《洪水》的时候,突然有一班全副武装的宪兵警察冲进剧社,把这个宣传抗日救国的剧社强行查封了,并且抓走了剧社的领导人刘保罗、桂公创、农卓等,其他演员们也被强令驱逐。这件充满血腥的政治事件给了她深刻的教育。在这之前,她只想一心追求探寻戏剧艺术,不过问政治方面的问题。她认为一个演员只要凭中国人的良心演戏就可以了。但在这次严酷的现实面前,使她开始在头脑中思索一些问题:作为一个中国人难道宣传抗日也有罪吗? 抗日难道不是爱国和救国吗?国民党当局为什么反对抗日,并且残酷镇压她们这些宣传抗日救国的演员呢?1932年她怀着这些疑虑和愤怒回到了上海。

  回到上海后,她不顾反动当局的迫害,积极参加了在上海新世界游艺场举行的“救灾演出月”活动。她在这次大规模的演出活动中演了很多戏,最使她难忘的一个戏就是由她主演的 《婴儿杀戮》。这个戏是写一个农村妇女受尽了地主的压迫,实在无法生活下去,最后被迫把自己亲生的孩子杀死。这个农妇被警察逮去治罪了。她在剧中扮演农妇,演得感人肺腑。虽然她的遭遇并不和这个农妇相同,但她的家庭及自己所遭受的债主逼债的悲惨境遇却与这个农妇悲惨遭遇有共鸣之处,所以当她演到农妇悲痛欲绝的时候,不禁从内心迸发出一腔悲愤,犹如打开闸门的潮水一样涌泄出来,她放声大哭,对万恶的吃人旧制度进行了强烈的控诉,从而产生了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当她演完戏回到后台,从幕缝里向外一望,台下观众都被她演的农妇感动得纷纷拭泪。她这时第一次感到戏剧艺术的伟大力量,并且深深感到艺术的伟大力量来源于生活。她从现在才开始真正热爱上了戏剧。尽管当时过着艰苦而担风险的生活,但她深深认识到这种革命戏剧的拓荒工作是多么有意义,她决心献身于这种教育群众、鼓舞群众的戏剧事业。

  救灾演出月活动结束后,她又参加了田汉在上海组织的春秋剧社。她主演了《梅雨》、《名优之死》、《暴风雨中的七个女性》等许多进步话剧。

  1932年底,党所领导的左翼电影运动在上海开展,并决定派一批进步的文艺工作者去占领电影阵地。于是她随田汉加入了上海艺华影片公司,从此正式开始了她的银幕生活。在艺华影片公司,她先后参加拍摄了田汉编导的 《民族生存》和阳翰笙编写的《中国海的怒潮》等进步影片。

  在“艺华”的合同期满后,她曾一度参加过唐槐秋组织的中国旅行剧团,随团在上海、南京等地演出了 《大雷雨》、《原野》、《复活》等著名话剧,但不久就离开了这个剧团。

  1934年她又转入上海明星影片公司当演员。她和当时名噪影坛的赵丹、胡蝶、白杨等明星合作,先后共拍摄了二十多部影片。在当时的上海影坛,演员往往以貌取胜,尤其是女演员。说实话,舒锈文的外貌并不引人注目,但是她在表演艺术上却刻苦钻研,努力探索,深入生活,更深入角色的灵魂,不断总结实践经验,因而她戏路宽广,并出色地塑造了各色各样不同性格的妇女形象。例如在《女儿经》里扮演的是舞女,在《夜来香》里扮演了卖花女,而在《热血忠魂》中却出色地扮演了执剑洒血的鉴湖革命女侠秋瑾; 她既能在《劫后桃花》中扮演比自己实际年龄大几十岁的老妇,在 《清明时节》里扮演老板娘,而在 《新旧上海》、《压岁钱》、《摇钱树》、《梦里乾坤》等影片中,扮演了小市民、贫妇、女佣等,在洪深的 《四千金》中和白杨、龚秋霞、黄耐霜合作分别扮演了姊妹四人。在这些影片中,她的表演真挚、激情、朴素,尽管角色的年龄身世各异,但她善于通过内心活动准确真实地表现出各个人物的个性,并开始形成自己的表演艺术风格。在30年代的上海影剧坛,其貌不扬的舒绣文以高超的表演艺术,赢得了广大观众的赞赏。

  几年的流动演出生活,曾一度使她产生疲倦之感,向往安定的小康生活。当时她每月收入六十多元,已够养家了,便把年迈的父母从北京接到上海来住。平静的小康生活,除了艺术之外,她的政治热情似乎逐渐淡漠下来。

  1937年7月7日,芦沟桥的炮声震乱了她那平静安逸的生活。全国抗战的号角唤醒了她,强烈的爱国热情又激发起来,她决心为中华民族的生存斗争而贡献出自己的青春和艺术。于是,她毅然废除了已经和上海新华影片公司订好的合同,并把两位双亲送到安徽老家。然后,自己毅然决然地跨上抗日救国的征途,与电影艺术家史东山等人到武汉,参加了当时后方唯一的中国电影机构—— 中国电影制片厂。在武汉时她主演了抗战期间的第一部故事影片《保卫我们的土地》,同时还参加演出了宣传抗日的话剧 《中国万岁》、《夜光杯》、《古城的怒吼》等。

  1938年,她随中国电影制片厂迁到重庆。在重庆她参加拍摄了《好丈夫》和阳翰笙编剧的 《塞上风云》等影片。在去蒙古草原拍《塞上风云》的外景时,他们路过抗日圣地延安。她们在延安仅住了三个星期,革命圣地的火热生活却使她感到耳目一新,犹如从一间阴暗的囚室走到阳光普照的新天地,感到从重庆到延安好象经历了两个中国。通过国统区和革命圣地的鲜明对照,使她在思想上受到深刻的教育,在精神上受到莫大的鼓舞!她认识到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才是真正抗日的部队。她曾决定留在延安不回重庆了,可是影片还没有拍完,最后她不得不怀着万分留恋的心情离开了光明圣洁的延安。离开延安前,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亲切地接见了她们,并在她的纪念册上题了词: “抗战、团结、进步。”这简短而又令人难忘的生活,更加坚定了她追求光明和进步的决心。回到重庆后,她又认识了周恩来、邓颖超等同志,经常直接聆听革命前辈的教诲。这些对她的成长和进步起了很大的作用。

  在乌烟瘴气的雾重庆她清醒地看到: 正当广大爱国军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浴血奋战的时候,国民党反动派却玩弄假抗日真反共的卖国阴谋,以至丧尽天良地联合日伪疯狂进攻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并一手制造了 “千古奇冤”的 “皖南事变”。这些血的事实使她更进一步认清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真面目。尽管当时重庆的反动势力猖狂至极,并且当时中国电影制片厂已完全操纵在反动政府手中,但舒绣文和其他一些正直进步的演员却用种种方法抵制或拒绝拍摄反共反人民的影片,并且纷纷离开这个制片厂,致使这个唯一的中国电影制片厂名存实亡。1941年夏,中央地下党领导的中华剧艺社在重庆成立,她立即参加该社的活动,于是从银幕又转到话剧舞台。为配合全国的抗日民主运动,她和张瑞芳主演了中华剧艺社的第一个话剧《棠棣之花》。第二年她又演出了郭沫若同志新编历史剧 《虎符》,在剧中扮演如姬。不久,又在阳翰笙编剧的《天国春秋》中扮演洪宣娇,宣扬团结抗战的思想。这一时期,她还在成都等地参加演出了许多进步话剧,如《蜕变》、《闺怨》、《为自由和平而战》、《雾重庆》、《雷雨》、《日出》等,为宣传抗战做出了贡献。她在表演艺术上日臻成熟,当时被誉为话剧界的 “四大名旦”之一。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舒绣文从重庆回到上海。1947年她在进步的昆仑影业公司参加拍摄了著名影片《一江春水向东流》,在影片中她以出神入化的表演艺术出色地塑造了交际花王丽珍小姐这一艺术形象。这标志着她电影表演艺术达到新的高峰。王丽珍是抗战前后国统区那一特定社会环境中滋生出来的典型人物。她为个人的享乐而依附于买办资产阶级,形成了她那卑鄙、自私、贪婪、狠毒的独特个性。舒绣文一直活动在国统区的社会环境中,最熟悉这个社会的上层阶级,她耳闻目睹并接触过很多国民党官僚买办的阔太太、小姐以及寄生于上层社会的交际花,她从这些人的糜烂腐化的生活中吸取了塑造王丽珍这个典型形象的模特和素材,并深入观察研究,挖掘出形成王丽珍的性格的社会根源,准确地把握住人物的思想感情的基调,通过娴熟高超的表演艺术,把王丽珍这个人物的丑态和灵魂揭示得淋漓尽致。例如表演王丽珍跳西班牙舞前后那种十足的风头,卖弄风骚的神色,当她拿到投靠更大的买办资本家的介绍信时的洋洋自得的神情,给资本家 “干爸”打电话时的娇声浪气;后来遇到素芬被道破真情后的泼妇丑态……真可谓左右逢源、八面玲珑、机关算尽、心狠手辣。她塑造的王丽珍这个银幕形象给观众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在同一时期,她还在上海国泰影片公司主演了故事片 《裙带风》、《凶手》。1948年又在大同电影企业公司和朱琳等人合作拍摄了故事片 《弱者,你的名字是女人》。后来由于国民党反动派日益对进步的文化人士迫害加剧,在上海党组织的安排下,舒绣文同一部分文艺工作者到香港工作。在香港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在欧阳予倩的领导下,在大光明影业公司主演了《野火春风》,又在南群影业公司主演了 《恋爱之道》、《春城花落》 等进步影片。

  1949年北京解放,舒绣文从香港回到北京,以饱满的政治热情,投身于革命文艺工作,她应邀参加了全国第一次文代会。会后参加了中央电影局的工作。不久,她又被派到上海电影制片厂工作。建国以后,她参加拍摄了中国第一部反映工人生活的影片《女司机》,她主演女司机孙桂兰,热情地表现了新中国妇女以主人公姿态建设祖国的革命热情和自豪感。还参加拍摄了反对封建残余思想的《一场风波》,同时还参加赵丹主演的历史片《李时珍》的拍摄。

  同时期,她曾先后为《乡村女教师》、《安娜·卡列尼娜》、《无罪的人》、《阴谋》、《母亲》等外国优秀影片的女主角配音。她的配音艺术具有准确、明朗、感情充沛、音色甜美的特色。

  1957年,她由上海电影制片厂调到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工作,从此便活跃在首都话剧舞台上。她先后成功地塑造了许多光彩照人的艺术形象,如 《北京人》 中的愫芳、《关汉卿》 中的朱帘秀、《伊索》 中的克莉亚、《骆驼祥子》 中的虎妞,以及《烈火红心》、《红旗飘飘》中的革命者的形象。其中,虎妞这个舞台形象塑造得最为成功,在表演艺术上也达到炉火纯青的高度。她根据虎妞的出身、感情和性格特点,创造出非常精采的形体动作,不仅把虎妞性格中果决、直快、火热泼辣的一面表演得鲜明透亮,同时又极巧妙地在几个生活细节中深刻地勾勒出虎妞自私、刁滑、女光棍气的一面,这样,既塑造了虎妞这个人物的完整而鲜明的性格,又使其表演富有简洁流畅的美感,再配以她那节奏鲜明、充满个性化的台词,常常博得观众们的掌声。

  舒绣文在三十多年的银幕和舞台艺术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表演艺术的经验,并善于广收博取,逐渐形成了她独特的艺术风格: 激情充沛、感情真挚,热情泼辣,刚中有柔,动作细腻而舒展,台词清晰而优美,富有表现力,语言简洁明快,具有性格化和独创性,而激情充沛是她表演艺术的一个突出特色。著名电影编导张骏祥在谈到她的表演艺术时说:“象她这样顽强的毅力和充沛的感情,正是好些演员所缺乏的,没有毅力和激情是演员的致命伤。” 尤为可贵的是她善于将这种激情凝结在自己的艺术素质中。她曾深有感触地说过:“激情不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东西,大喊大叫并不是激情,激情也不是说到哪句台词就能挤出来的,是在前面一开头就有了的,是随着人物性格的发展接受客观的刺激,到时候自然产生的。”这一点正是她的艺术经验之谈,很值得青年演员们学习和借鉴的。

  生活是艺术的源泉。

  她每演一个角色,总是从生活出发,从人物出发,并设身处地去深入体验人物的思想感情。例如她在1942年在重庆排演曹禺的话剧《蜕变》中的丁大夫时,她对丁大夫这个人物的思想感情、职业特点等方面都能掌握,唯独对丁大夫跟她儿子丁昌那种母子相依为命的感情还体会不深。她为了演好丁大夫这个形象,便主动和扮演丁昌的演员刘犁生活在一起,朝夕相处,以母爱的感情对待刘犁,从生活的寒暖饮食上关怀照顾他,从思想上启发教育他,真正做到了母亲对儿子那样无微不至的关怀,以亲身的体验焕发了女性所具备的母爱。她从这种母子生活体验中获得了丁大夫所具备的各种思想情感,把人物内在的思想感情和性格特征真实自然地表现出来。因此,当《蜕变》一剧在重庆公演时,她在剧中所塑造的丁大夫这个舞台形象博得观众的一片赞美声,报刊纷纷发表评论,轰动了雾都山城。观众哪里晓得,她为演好这个人物,曾在台下付出了多少心血和精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