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过年为什么不叫过年叫吃年呢?

时间:2017-01-03 14:11: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兴过“苗年”的苗家不把农历除夕当节过,而不兴过“苗年”的苗家把除夕当成一年中最大的节日,家家杀猪杀鸡打粑粑,户户烧香烧纸放炮火,过得很热闹。在黄平等地,客家管过除夕叫“过年”,又叫“过三十夜”;苗家的叫法却不同,叫“吃‘年’”。

  为什么不叫过年叫吃年呢?说起来有一个古老的故事。

  天地初开的时候,天天都是严寒的日子,庄稼不能种,吃的很困难,人们成天都是愁眉苦脸的,听不到一点笑声。

  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得下去啊!巫师说:“要是能找到‘年’来吃,气候就会起变化,三百六十天,有暖有热有凉有寒,庄稼就能种,日子就好过了!”但是“年”是什么样,谁也没见过,到哪里去找它来吃呢?人们听了巫师的话,还是垂头丧气,哀叹声声……

  有一天,汪宝的女儿下河去挑水,遇到一个怪物,叉角叉丫、雷鼓雷槌,样子骇人得很。她一看见它,撂下水桶,回头就跑;跑进屋里,就捂紧被子睡。这一睡,七天七夜没起身。汪宝喊也喊不应,骂也骂不动,摇也摇不醒。汪宝着慌了,忙去请巫师来占卜,看是哪样魔鬼在作怪。巫师到他家七天又七夜,卜去了三百个鸡蛋、三百个鸭蛋、三百个鹅蛋,还是看不出是哪种魔鬼在作怪。最后找得一个绿蛇蛋来一卜,才又惊又喜地对汪宝说:“不要紧,不要紧!不是魔作怪,不是鬼害人,是‘年’来到了,吓落女儿魂。快到河边去,把‘年’接进家,你女儿的病自然会好的。”

  于是,汪宝带了一叠纸钱、一把香到河边去。汪宝见了“年”,又是烧香化纸,又是磕头作揖,“年”还是在水里趴着不动。汪宝无法,又去请教巫师。巫师说:“‘年’喜欢热闹,你再去放串炮火试试。”

  汪宝第二次到河边,点上香,化过纸,然后又放了一串炮火,“年”还是趴着不动。汪宝无法,又去问巫师。巫师说:“‘年’也是好吃好喝的,干脆杀个猪,把猪头煮熟,再带上酒去敬奉它,看它来不来。”

  汪宝第三次到河边,摆好猪头酌上酒,请吃又请喝,“年”在水里只是动了动,还是不肯上岸来。汪宝无法,又去问巫师:“你教我的办法都做尽了,‘年’还是请不来,到底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呢?”巫师想了想,说:“烧香烧纸放炮火,供酒供猪头,都是必须要办的事情。请客都还兴三请四迎哩,何况是去请‘年’这样稀罕的东西呢?”

  “‘三请’我都做到了,‘四迎’我也愿意去做,但怎样去‘迎’呢?”

  “是啊,让我想一想。”巫师想了好一会儿,才说:“公鸡样子长得好,冠子大,尾巴翘,衣裳又漂亮,一身都是喜气。干脆再抱只公鸡去磕头作揖,看‘年’来不来。”

  汪宝又照巫师的话办了。果然,“年”一见公鸡就冒出水面,汪宝就抱着公鸡边退边作揖,“年”就一步一步地跟着进了汪宝家。

  “年”进汪宝家,满屋喷喷香。汪宝女儿的病也好了,汪宝高兴得不得了。他叫女儿到处去传话,把人们都请到他家去吃“年”。人们听说马上就可以吃“年”了,家家户户都狂欢起来,一时间,笑声、欢呼声和炮火声响成一片。

  却说,天上也没吃过“年”,天天都飘雪,冷得天上人一个两个围火塘。这天,大雷公蜷在火塘边烤火,突然听见地上炮火连天响,便走出大门,放出一串闪电,拨开灰蒙蒙的云层,才发现地上汪宝家正在张罗着要吃“年”。大雷公慌了,忙把二雷公、三雷公、四雷公召来,发布命令说:“‘年’在地上,被汪宝家接进屋了!要是让地上把‘年’吃了,地上好过天上难过。事不宜迟,我们得赶快去把‘年’抢上来!”

  大雷公一声令下,三个小雷公立即行动,转眼之间,十万天兵就来到大雷公面前。只见大雷公眨眨眼睛,便放出千万道闪电;张嘴大吼,便响起惊天动地的雷声。十万天兵仗着雷公的赫赫威势,浩浩荡荡地降落云头,大喊大叫:“把‘年’交出来!把‘年’交出来!”

  天上人要抢“年”,地上人不答应。于是,便打起仗来了。天上人刀砍枪刺,地上人用棍棒招架;天上射箭下来,地上人用锅盖抵挡。地上人眼看不行了,便请龙王来帮忙。龙王带了十万水兵来助战,打了七七四十九天,结果还是天上人把“年”抢走了。

  这一战,天上只战死了太阳的女婿,太阳吐些口水抹抹他的伤口,他就复活了;水中只战死了龙王的女婿,请蜘蛛找草药包一包,也复活了。可怜地上战死的千千万万人,一个也救不活,处处都是寡妇孤儿的哭喊声。

  地上人得“年”没吃成,反而死了很多人,日子更苦了。

  天上抢得“年”后,天天都在忙吃“年”。“年”是一个怪,吃也吃不完。今天吃它一丫,明天它又长一丫;明天吃它一角,后天它又长满一角。天上吃“年”,先由大雷公家吃起,大雷公家吃过,轮到二雷公家,二雷公吃过,轮到三雷公家,三雷公吃过,轮到四雷公家,四雷公家吃过,才分别轮到太阳、月亮、星星、银河家。一轮吃过后,又再从大雷公家开始轮着吃下去。这样翻来翻去地不知翻了多少轮,一天,又轮到大雷公家吃“年”了。每回吃“年”,大雷公家都要杀头大水牯把“年”先敬一番。这一回,大雷公照样吩咐佣人去杀水牯,佣人告诉他:“水牯杀光了,连烤酒的糯米也用光了,只剩一点种子守仓了。”大雷公不相信,到厩里仓内一看,家底真的吃光了!这一下,大雷公才着急了:天上我最富,我的家底都吃空了,别家还有什么呢?“年”倒好吃,不能天天吃,还得要种庄稼。可是当他去催人下地干活时,看见一个两个都醉得像死猪一样,喊了半天都喊不醒,醒来的人还在说昏话:“‘年’好、好吃;天气暖、暖洋洋,好睡懒觉!”雷公一听气坏了,火暴暴地说:“好吃,好吃,吃了就变懒,天气再好有屁用,不种庄稼都得饿死!天上人不能再吃‘年’啦,我把它踢回地上去!”

  “哎呀呀,太可惜了嘛!好不容易抢上来,怎么又便宜地送回去?”天上的人感到很惋惜。

  “你们懂个屁!”大雷公说,“再不让地上的人吃‘年’,人都冷死了,庄稼没人种,谁来敬供我?”

  “年”,就这样被踢回地上来了。

  “年”从天上掉下来,最初是掉在一笼刺刺里。一只鸟儿从这里飞过,开始以为它是山上滚下来的一个大树蔸,闻到它的香味后,才飞过去啄,越啄越有味,边啄还边哼歌。别的鸟儿听见了,一齐飞来啄,闹得满山满谷都是鸟叫声。这天,汪宝到这里来砍柴,看见大大小小各色各样的鸟儿都围着一笼刺飞上跳下,鸣叫不已,觉得很奇怪,走过去一看,才发觉是“年”委委屈屈地蜷缩在里面。汪宝赶忙把刺刺砍开,给它磕头作揖,安慰一番,然后跑回寨子,把发现“年”的消息告诉大家,叫各家各户做好迎“年”的准备。并约起一伙老人,带着香纸、炮火、猪头和大红公鸡去把“年”接回来。

  地上的人得“年”吃后,冷阴阴的云雾散开了,太阳出来了,积雪融化了,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了……大雷公担心地上人像天上人一样,天天吃“年”不干活,没有好吃的东西供他,因此,当地上人吃过“年”后,大雷公就鼻子哼哼地打起雷来,催人准备闹春耕。要是见人慢吞吞地不想动,他就发怒吼起来,声音大得很,连最勤快的人听了都害怕。其实,大雷公的担心也是多余的。地上人毕竟是穷怕了的,天天吃“年”吃不起,吃得起也不敢吃,三百六十天,只能吃一次。为了不把季节搞乱,要吃“年”就大家同日同时吃,不像天上那样一家一户地轮着吃。这样,地上的四季就分明了,春好种,夏好长,秋好收,冬好藏,有闲又有忙,活路好安排,日子一天就比一天好过起来了。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传说,苗家才管过年叫吃“年”的。吃“年”的一套做法,也和汪宝时代差不多。

  扩展阅读:

  1、年的由来传说故事

  2、春节的由来和传说

  3、春节过年为什么不叫过年叫吃年呢?

  4、春节贴春联(对联)的由来起源

  5、正月十五闹花灯的由来

  6、闹元宵的来历

  7、猜灯谜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