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区淘金习俗

时间:2017-02-15 10:34: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黄金一词,来自梵语,意为“照耀”。它华美绝伦,绚丽无匹,为“金属之王”,任何金属都无法与它那种华贵抗衡,一直被用作尽善尽美的象征。

  我国很早就开采黄金,并用黄金装饰自己。黄金工艺也居世界之冠。我国东北大小兴安岭及长白山区自古盛产黄金。《南园丛稿》曰:“松花江流域,则金矿蕴藏,随处发见,尤为天然之宝库,民专其利,故有取不尽而用不竭者,此其生聚之所以自繁也。”矿产,南起长白山顶,北至帽儿山,东至古洞河,西至大鹰沟,沙金之产,随处有之。而就中尤以夹皮沟等地称著。清代以来开始开采。初山民多在农闲时间进行。

  一、生产组织及操作

  清初农民发现金矿,多在农闲时进行采挖、淘洗。后有金帮组织,少者三五人,多则八九十人。发现矿脉首先是挖坑。坑的深度、层次说法不一。有的说分四层:一是黑土、二是黄土,三是沙子(即火燎鬼),四是铁板沙(即金沙)。铁板沙溜光溜滑的,棒棒硬,一刨一个白点,约有一尺厚,薄者也有三五寸厚。

  有的说分五层:一层是底,二层是河,三层是石头,四层是火燎子,说火燎子是金子烧的,石头发黑,象锅门脸似的,五层是汞子,黑乎乎的,是含有黄金的沙子。还说,这含金的沙子,有青沙子、黑沙子、黄沙子、红沙子、粘沙子、混合的也有。据说,粘沙子里边金子多,块儿大,叫作“渣裂”。正是:“金子是两铺两盖,当间是臭泥带”。这个“臭泥带”辣豪豪的,里边有粘沙子,粘糊糊地把金子都给粘住了。有人说,臭泥带又叫“缁泥带”,挺硬,下边是蓝沙子,再往下才有金沙,褐绿色,胶粘的,也有嘎拉(石头),用锹一打即碎。

  做线金(山金、脉金),要顺着线做,线如手指粗,即是砬子缝,顺线可以找到金子,否则找不到。大帮头做线金,最早采用“火烧法”,即把木棒子铺在矿脉上引火燃烧,烧到松软后再刨,经过手选背出坑外。柳河县水道乡龙头村,昔日打洞采金,遇到岩石用木棒子引火燃烧,烧到翌日,金水淌出来了。后来采用“爆破法”,仅仅以制鞭炮的黑药轰,再后来才用炸药炸。大金帮把炸碎的含有金子的沙石块用碾子压,上磨推(一磨一天可推半吨),成粉末,“置于木槽里用水溜洗,石去金存,取出锻炼成金。”

  沙河金。(沙读去声sha,作动词用)。作水坑,淘金,找河水转弯处。河水转弯处,或稍一打站处定会有存下的金子,那里的沙石肯定能沙出金粒来。大河流过含金的地区时,把金子从岩石中冲刷下来又带进大海。据报道,从黑龙江流入太平洋的黄金。每年至少有8.5吨。人类总共挖出了5万吨黄金,地壳中约有1000亿吨黄金,还有100吨溶解在海洋中。

  做旱坑。即打个四方眼(或长方眼)。齐边齐檐、四角四楞地往下挖,(不许倾斜),浅坑挖到一丈五六尺就拉门,拉开门在下边往四下撵(挖)。挖到无金沙处要拐弯。做深坑,要撵花洞,两边必须砌墙才能撵,否则石头堆下来会伤人。深坑,挖七八丈到十几丈深。

  谚语曰:“金子好沙,头难插查(cha)”。此话告诉我们,线难找,找到金线谁都会沙金。一个金帮、挖坑挖了三五个月找不到金子线索的也是常事。因为金子的矿体很不规则。有道是:“金子不走正道,这么弯一下,那么弯一下,不是往上去,就是往下去,说不定在哪里找到它。”

  有经验的淘金者,遇到头好的沙子,又会上溜子、捣簸子、120锹沙子即可得到一分品位高的生金。一天上十几个溜子即可得一两多生金。

  做旱坑。坑下有打沙子的,装筐的,上头还有摇辘辘把的。簇外扔沙石叫“飞毛”旱坑挖到七八丈、十几丈深,连豆油灯也点不住了,只好点蜡,下去一趟,就得一包蜡。在深坑里干活十分艰苦,需要躺着、仰脸或侧身刨沙石。刨下来的沙石,用小笸箩顶或用背筐背,上下梯子相当不容易。如果在十几丈深的坑(竖井)里往外背沙石,爬的是用粗绳制的软梯子。

  把头看到从坑里运上来的沙石够上溜了,就把人叫上来。大伙一起扛着沙石袋子,一直扛到河边上“溜子”。溜子长2~3米,宽20厘米,或者长8尺,宽1.5尺。溜(liu六)子上有串子,串子底下铺布子,布子上边压帘子。帘子是用麻绳把架条棍并排绑起来的。串子是用木板作的,有五尺多长,好象是牛槽子,有底也有帮,就是没有堵头。布子是用大尺布子作的,挺厚实。

  有的把头捣簸子,有的把头浇溜子、上沙子。两人总上溜子,把头也不放心。一是体力消耗太大;二是怕他俩合伙贪污金子。

  溜子支在水里,上头高,下头低,倒上沙子用水冲。沙子轻,金子重,沙子冲跑了,剩下的重沙(含金)都落在帘子上。沙子流完后,把串子抬出来,再把帘子拿下来,最后将布上的汞子倒在金簸子里摇。摇簸子要有人看着,免得丢失。那簸子是一块木头砍的,两头

  抹到巴掌大的金包袱上,然后包好装进金缸子里。

  淘金者在分配上是平等的,不分大工小工干多干少,都同等分成。不能干的跟能干的沾光,遇到好头可以多分点。

  黄金的熔点为1063度,比铁的熔点低472度,因此民间淘金者拉着风匣、烧着木炭,也能自行炼成“碗金”。

  “生金不发第一家”。如今的南方人仍然来东北收购生金者,他们采取种种手段,从淘金者的家属手中买到或骗到生金的事也时有发生。生金不准私人收购,为了多卖钱,反而吃亏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