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狩猎的技艺

时间:2017-02-15 13:43: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长白山的兽禽种类有:“貂、狐狸、猞猁、熊、鹿、虎、豹、狸子、獾子、狍子、灰鼠、狼、黄狼、野猪、獐子、山羊、墨狗子、野鸡、树鸡。”(《抚松县志》)在这飞禽走兽中,是“一猪二熊三老虎”。野猪是猎人公认的最厉害的猛兽,其獠牙最长最锋利,能把人的肚子劐开。猪的前夹骨和屁股蛋了上都沾有一层厚厚的松树油子,俗称“挂甲”。猎人只有用枪打野猪的耳台子、打嘴、打屁股沟子,才能打死它。在打狗围时,狗上去咬它,它为了保护屁股,常常坐在地上左右甩着嘴巴子大声吼叫。野猪的嘴巴子相当厉害,可以把人一下子打倒。黑熊身上也挂甲,它抹上松树油子,在沙石地打滚儿,沙石沾了很厚一层,枪弹都打不进去。打熊只能打胸口白毛处。因此有“迎面不打猪,背后不打熊”之说。

  昔日打虎,不是见面就打,而在第三次看到老虎时才能打:“你要下山了。”打虎先打断前腿,然后再打脑袋,才能把虎打死。猎人说:“十虎九漏”。据悉,虎有一蹄渗血,不是扎的。而是生理现象。还说:“虎吃狗肉则醉”。猎人普遍承认。抚松县北岗农民靳连学说,有一年,虎钻进他家的参栏子吃了看参的狗醉倒后,睡了两天才走。

  上山打猎在家要核计好。野兽叫“山牲口”。打红围时不打小牲口。所谓打红围是指打大牲口。大牲口是指虎、熊、野猪等。小牲口是指狐狸、兔子、松鼠等。在家核计好打什么就打什么,路上遇到其它飞禽走兽,一律不准打,即使碰到枪口上也不能打。昔日打猎用的土炮,装的火药拌碎铁块等物,打一枪再装上火药比较麻烦。再是,枪声响,声音大,把大牲口吓跑了,因小失大,划不来。但在下山回家时,可以随便,遇到什么可以打什么。

  为了防寒,昔日的穷猎人,用两层高丽纸(窗户纸),中间放些辣椒面子,垫在脚底下或盖在脚背上,在零下40度的冬天不冻脚。

  早春打猎,为了不掉进雪窝子,猎人用大拇指头粗的柳树、柞树或曲柳树条子围成圆圈,再用绳子来回盘好,拴在脚底下,可以在雪平面上奔跑。这个圆圈,猎人叫“花圈”。

  猎人都会判断“溜子”。野猪蹄印花,相距5~6尺。草狍子蹄印细、尖长.甲狍子蹄印中间有肚儿。冬天赶障子看“溜子老嫩”,是什么时候走的,什么方向,走了多远,都能看出来;过两小时,雪立楞,趴下能吹动,过3小时吹不动;过7~8小时,雪塌下去了,蹄印有空空,好像镜子般发亮。

  猎人之间相互联系不敲树,而是打口哨,或吹口笛。口笛有用子弹壳制作的。事先规定几长几短表示什么意思。大致有五种:一是发现;二是没见东西;三是大目标;四是向前靠拢;五是集合。还有的说:上山吹两长;下山吹两短。

  两帮猎人见面问:“快当啊。”意思是问打了几个野物。回答:“弄了几个。”意思是打到几个。

  打猎讲究“顺”与“不顺”。在“不顺”时,通常采取两种方法来转“运气”。

  如果是在人家住,就把人家炕席底下的谷草抽出一把,用火点着,把枪上下熏一熏。说经过这样一熏,就把不吉利、不顺利熏掉了。

  另一种办法,即下山找女人惹她骂一通来转“运气”。昔日“白山左右人烟少,百里还称是比邻”,但老太太都知道此等事情,平日里告诉姑娘、媳妇,见猎人背枪到家,说些什么撩女人的话不要吱声。在这种情况下,猎人也有“熊招”。有人用枪简去捅女人的后裤档,惹得女人大骂猎人,猎人自以为达到目的。高高兴兴地回到山里。还有的猎人,当着女人面说些脏话,人家也不理睬,便搂过女人强行接吻,惹得女人骂个狗血喷头,甚至连骂带挠,猎人以为转运,乘兴而归。如果回去就打到野兽了,便将猎物弄到那个女人家。在那里收拾除了皮、肉、梗子(骨头),剩下都给那女人家吃,以此表示感谢。

  猎物的分配是这样的:

  “头一枪皮子,添枪的梗子。”头一个开枪的未将野兽打倒,另一个人添了一枪才把它打倒,在分配猎物时,头一枪多得一张皮子,添枪的多得一份梗子和心肝肺,余下的肉,大伙均分。

  有谁一枪打中了野兽,谁就分得双份,那位赶障子的也分得双份。凡是从家里带枪(或借枪)的,也分得双份。另外,开枪打中的多得一张皮子,赶障子的多得一份下货。

  住宿的那家只得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