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伐木的木把的信仰和禁忌

时间:2017-02-15 13:47: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长白山伐木的木把信山神爷、老把头;赶河、赶江、放排的木把信仰龙王。木场子附近都立个老爷府,供四位神。山神爷(老虎)是管牲口的;老把头是保护神,管人的;五道见门就进,是个打灾降祸的凶神;土地佬是管房子的。木把进山就升纸祃,祈诸神保佑平安。

  木把的禁忌是一种原始劳动的管理方法,也可以说是一种思想统治。有的禁忌是为了解除精神负担,“感情移挪”,防止勾起恐怖情绪,所以把头在进山前就告诫木把不准随便谈论“虎、梦、狼、牙”。

  先说虎。一般地讲,虎是凶残的野兽,既吃其它野兽又吃人,勿怪有“谈虎色变”之说。木把称老虎为“大爪子”、“细毛子”。虎为兽王,尊为山神爷,说是保佑木把的。这只能说是一种愿望。在深山老林里,拣到了一付老虎骨头,叫做拣到了一付“大架子”。猎人说,虎死不倒,见到人了,才能哗啦一声倒下。

  次说梦。木把在晚间睡觉作了梦,不管是美梦、恶梦,都不准讲给他人听。也许是讲了梦会引起联想,扰乱人心,分散注意力,造成伤亡事故。木把劳动充满着危险性,一旦精神不集中,就会出事故。

  三说狼。狼是极为残忍的野兽。木把们把狼叫“张三”。外国狼还有些好的传说,长白山里的狼只有残忍。长白山区有一种动物叫“豺狼狗子”,说是保护木把的,叫它“炮手”。有人在报上说,无此动物,笔者在林区考察,都说有此动物,地方志里也有记载。

  最后说牙。牙是指衙门,属于谐音禁忌。把头怕吃官司,要求木把们遇到说“牙”时,要改说“齿”。

  为了防止引起联想,造成不愉快,有些禁忌,主要表现在一些字音上。诸如:遇到“黄”字改说“元”字。因此,称黄波萝、黄烟、黄豆等都叫元波萝、元烟、元豆……说“黄”是“黄摊”了,是赔本了,干不下去了。遇到“蹲”字也要改换字眼,如木头蹲子叫“木头疙瘩”。因为“蹲”字是“抱蹲”的意思,是失业、受穷,活动不了的意思。木把们管饭勺子叫“马当子”,因为“勺”字,容易联想到“唰勺子,不要了,开除了,解雇了”的意思。斧子“掉头”了。要改说“出山”了。因为说“掉头”即掉脑袋,不吉利。木把们管成盐叫“沙子”,因为“盐”与“淹”字谐音。赶河的、放排的,都和水打交道,都怕淹着,因以为忌。大蒜又叫“义和菜”是有掌故的,木把们如此称说,是避讳“算帐了,不要了,结束了”的意思。饺子的“饺”与“搅”字谐音也犯忌,因此叫“漂洋子”。

  有的禁忌是为了逢凶化吉,含有乐观的味道。木把称石头累累的山崖叫“香瓜子地”,管蛇叫“钱串子”,这大概是不让木把们在困难面前产生畏难情绪、恐怖心理,企图在思想上造成一种逢凶化吉的想法,表现了木把们对待困难的乐观态度。

  把头不许木把们在房子里趴着唠嗑,要求木把侧身躺着(侧卧)或者仰壳躺着(仰卧)否则把头发现是非打即骂的。因为“趴着”意味着“趴房子”,是不吉利的先兆。木把因病在房子里休息叫“趴房子”。

  木把们在山上千活有四不准:

  一不准坐树茬子,说那是老把头放帽子的地方,又说是山神爷的位,还说是老把头的饭桌。

  二不准坐一头烧黑的木头棒子,说那是老把头的笔。

  三不准随便往火堆里扔木柴。这是怕木把光烧火,不干活。

  四不准点明子。说那是老把头的蜡。升纸祃时要点明子。

  既然老把头是管理木把的主人,对老把头的笔

  和蜡烛,当然不能随便坐,坐了是亵渎神明。从文字学的角度看,“主”字与火的祭祀有关。《说文》曰:“主,灯中火柱也。”全文字形,是一器皿有火在燃烧。

  赶河的、赶江的、放排的、放船的都和水有关。他们就怕江上起雾,迷失了方向,撞上了暗礁,因此他们把雾叫做“江妈子”,颇有祈祷的味道,好似说雾象妈妈一样温和。

  有些放排木把,到了南海(今丹东)赌博输了钱,。无法返回原地,只好去拉船“当江驴”。拉纤不许回头看,要绝对听从摇橹掌舵的。回头看,松了纤、掌舵的张口就骂。不准回头看,是为了保证逆水行舟,按时到达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