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进中举赏析:赤裸裸地暴露了当时社会世态人情的丑陋

时间:2017-05-12 10:15: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儒林外史》是一部讽刺小说,它揭露和抨击了封建社会科举制度的腐朽、荒唐和对知识分子灵魂的腐蚀以及对社会风气的毒化。第三回着力写贫寒子弟范进中举前后截然不同的遭遇。范进自20岁应考到54岁,方中秀才,后经乡试中举,结果喜极而疯,疯而复苏,小说画出了一个灵魂被名利腐蚀,性格被世俗扭曲的仕途人物的丑态。

  人物形象的丑与恶之间的联系,主要是以其性格为纽带: 丑的内在因素是恶,恶的外在显现为丑。范进中举前后遭遇的人情冷暖,集中体现在他的至亲、长辈——岳父胡屠户丑恶的言行举止中。胡屠户是个操刀卖肉的小商人,算不上典型的剥削阶级分子,但由于他处在举世追求功名富贵的社会环境中,其思想浸透了剥削者的利欲观念,他在女婿中举前后的表演,赤裸裸地暴露了当时社会世态人情的丑陋。

  首先在对人称谓上的刻薄、势利。他称中举前的女婿为“现世宝穷鬼”,他嘲笑要去应乡试的范进是“想吃天鹅屁” 的 “癞蛤蟆”,丑化他的相貌是 “尖嘴猴腮”。而在范进中举后,立即换了一副脸面,称女婿是天上的“文曲星”,一口一口 “贤婿老爷”、“姑老爷”,夸他是“才学又真,相貌又好”,范母本被他咒为“老不死的老娘”,也改称“老太太”。从胡屠户对范进人格上的恶毒污辱,到无耻吹捧,从中可以灼见这个前踞后恭的卑鄙小人对权势利欲的崇拜,显现出带着铜臭味的丑相。

  胡屠户在褒贬女婿的同时,又一再肉麻地粉饰自己。他说因为他“积了德”才“带契”女婿 “中了个相公”; 自称杀猪 “这行事里都是正经有脸面的人”,警告女婿不能在他“跟前装大”。他还自吹“一双眼睛却是认得人的!”早看出 “女儿像有些福气的,毕竟要嫁与个老爷”,为此他多次拒绝富户求亲等等。明明是一个受鄙视的屠夫,硬要冒充为正经有脸面的人; 明明长着一双嫌贫爱富的势利眼,却硬要自夸“有眼力”。胡屠户为满足可怜的虚荣心,总想向上爬,必然要现出令人齿冷的丑态。

  胡屠户的恶德还表现在他行为的鄙陋。当范进中了相公后,他拿来大肠和酒,祝贺于先,教训于后,一副得意忘形的小人模样。等到范进跟他借盘缠去应乡试时,却被他 “骂了一个狗血喷头”,露出了屠夫的本相。后来,范进真的中举了,他又带了肉和钱来贺喜。邻居和报录人要他把发疯的范进打个清醒时,他先是顾虑文曲星打不得,怕受阎王惩罚; 但又不甘心富贵荣华跟着疯子跑掉,只得以酒壮胆,“凶神似的一个嘴巴打将去”,打过以后又怕起来……女婿清醒后,他赶不及上前解释。回家途中,见女婿“衣裳后襟滚皱了许多,一路低着头替他扯了几十回”,真是一个卑劣的奴才的写照!

  当范进把张乡绅送的银子包了两锭还给胡屠户时,“屠户把银子揝在手里紧紧的,把拳头舒过来”推辞,见范进不肯收回,“连忙把拳头缩了回去,往腰里揣”,并说:“你而今相与了这个张老爷,何愁没银子用?”最后 “千恩万谢,低着头,笑眯眯的去了”。一个见钱眼开、满身铜臭的市侩形象跃然纸上,现出了利欲熏心的丑。

  胡屠户的丑恶形象几百年来一直受到众多读者的憎恶和鄙弃,同时人们又由衷地赞赏吴敬梓的“戚而能谐,婉而易讽”,运用对比手法,入木三分地揭露丑恶世态所创造的艺术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