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潘金莲的人物形象分析为啥嫁给武大郎 潘金莲的故事结局怎么死的

时间:2018-02-26 10:10:16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潘金莲是一个具有较为复杂内涵的文学形象,因而认识和鉴赏这个文学形象决不能简单化。有的人把潘金莲看成是争取自身自由解放的典型,有的人把潘金莲视为最卑鄙、最丑恶的女人,这种不加分析地褒扬或贬抑,都不是正确鉴赏潘金莲的方法。

  那么,我们如何正确分析、鉴赏这个文学形象呢?

  潘金莲从外表来看,可称是“美貌妖娆的妇人”,西门庆一见她,“先自酥了半边”,吴月娘一见她,也惊叹她“生的这样标致”。但是,她的独特的生活道路却扭曲了她的灵魂,使她的精神状态发生了畸形的变化。我们要注意她的生活历史。

金瓶梅潘金莲的人物形象分析为啥嫁给武大郎 潘金莲的故事结局怎么死的

  本来潘金莲有个较苦的身世,她是个裁缝的女儿,因为家贫,九岁就被卖到王招宣府里习学弹唱,使她过早地进入了腐朽不堪的封建统治阶级的生活群里。在这样的环境里,凭着她的“机变伶俐”的本领,一方面,使她学会了一套本领,描鸾刺绣,品竹弹丝,并且还知书识字;另方面,又使她浸染了剥削阶级所固有的“做张做致”的虚伪作风,这也是她今后实现其个人欲望所必具的手段和伎俩。因此,在王招宣府里,潘金莲“就会描眉画眼,傅粉施朱,梳一个缠髻儿,着一 件扣身衫儿”,“乔模乔样”地似乎有所追求……

  但这种追求,因王招宣身死而中断。她很快地被转卖到一个家有万贯、年约六旬之上的张大户家里当使女。长到十八岁,“出落的脸衬桃花,眉湾新月”,终被张大户收用。这时,潘金莲虽遭主家婆百般苦打,但她安于这肉体被奴役、精神被摧残的地位看来,潘金莲追求的目标是如此卑下,又如此可怜, 一旦锦衣裹身,美食果腹,即使成为封建统治者泄欲工具也心甘情愿! 这就不能不使潘金莲的精神面貌发生畸形的变化。

  既然有这样变态的追求,潘金莲当然不会满意因主家婆不容而嫁给“一味老实”的武大的命运。她自叹晦气,认为“他乌鸦怎配鸾凤对,奴真金子埋在土里”。视自己为凤凰,视武大为乌鸦,这样心理的活动。必然导致潘金莲“一日三餐吃了饭,打扮光鲜,只在门前帘儿下站着”,等待着改变自己的命运。一旦生活出现这样的契机,潘金莲这种既卑下又可怜的欲望就会升腾起来

金瓶梅潘金莲的人物形象分析为啥嫁给武大郎 潘金莲的故事结局怎么死的

  潘金莲和西门庆的相识正是这样的生活的契机。他们的相识,是一个富有戏剧性的场面:潘金莲正手里拿着叉竿放帘子,忽然一阵风将叉竿刮倒,妇人手擎不牢,不端不正却打在一个人的头上。此人正是西门庆。他本待发火,可是看见这美妇,怒气早已钻入爪哇国,而潘金莲见了那人生的风流浮浪,语言甜净,也有几分留恋。心有灵犀,一点即通,自然会出现“西门浪子意猖狂,死下工夫戏女娘”的生活闹剧。而且这场闹剧背后,随之而来是一场生活悲剧。表面看来,这是一件偶然的事件。但透过这偶然性的事件,却可以看出生活的必然性。本来潘金莲嫁给武大后,就有浮浪子弟日逐在门前弹胡博词,往来嘲戏,已逐渐培养了她勾引男人的经验。再加之不久前她“暗把邪言钓武松”遭到了奚落,这就迫使她更加紧张探求符合自己心愿的意中人,而西门庆的出现也就在意料之中。这种情节的自然发展,正表现了 一个作者观察和体验生活的敏锐性潘金莲为了长久与西门庆勾搭,在王婆唆使下,竟用砒霜毒死了丈夫武大。

  但生活并不是波平如镜。正当潘金莲与西门庆打得火热的时候,薛嫂儿又给西门庆介绍了富商的遗孀孟玉楼。西门庆本是个“机深诡谲”的人物,他不仅要淫乐,而且要发财,于是他便把潘金莲抛在一边,害得她“每日长等短等”。生活的折磨,使她清楚地意识到,尽管她姿色非凡,但在被金钱毒化了的封建社会末期,其作用毕竟是有限度的。看来,《金瓶梅》作者对潘金莲这种欲望是有所嘲讽,但也有点同情。

  一旦西门庆娶了孟玉楼又来到她身旁时,她使尽了浑身的解数,窝盘住西门庆,终于使她爬上了西门庆五妾的地位。潘金莲一娶过门来,西门庆家中大小多不欢喜。原来西门庆家中已有四个娘子。正妻吴月娘,二妾李娇儿,三妾孟玉楼,四妾孙雪娥。在这种情况下,潘金莲意识到,要巩固自己在家庭中的得宠地位,既要耍手段,又要施狠毒!

  在她仔细巡视完西门庆家庭构成以后,就有了主意和心计。首先,过三日之后,潘金莲每日清晨起来,就来房里与月娘做针指,做鞋脚。凡事不拿强拿,不动强动。指着丫头,赶着月娘一口一声只叫“大娘”。快把小意贴恋。结果是把“月娘喜欢的没入脚处”,称呼她是“六姐”,衣服首饰拣心爱的与她,吃饭吃茶和她同桌儿一处吃。这是她耍手段,讨得月娘欢心,以便站稳脚跟。

金瓶梅潘金莲的人物形象分析为啥嫁给武大郎 潘金莲的故事结局怎么死的

  但潘金莲并不想在众妻妾面前显示自己是温顺之辈,于是,她在家里,恃宠生骄,颠寒作热,镇日夜不得宁静。并且,她选择了妻妾中地位最为低下的孙雪娥作为进攻的目标,施展了她的狠毒和淫威。孙雪娥本不是潘金莲的竞争对手,但潘金莲为了显示自己的能耐,激起西门庆腿踢、棍打了孙雪娥。孙雪娥成了潘金莲逞强好胜的牺牲品,成了潘金莲用来测试西门庆对她眷恋程度的计算器。我们应该注意和认识她的生活环境。

  双管齐下,潘金莲以为地位巩固了,“见汉子与她做主儿,出了气,如何不喜”。于是,潘金莲破费在园中置了一席酒,请吴月娘、孟玉楼连西门庆,四人共饮起来。不过,她的如意算盘打得过早。正当她志满意得之时,殊不知好色成性的西门庆又“梳笼”了妓女李桂姐,贪恋桂姐姿色,半月不归。放荡的潘金莲与琴童勾勾搭搭,结果挨了西门庆的马鞭子。在李桂姐的唆使下,西门庆又命她剪下一大把黑油油的好头发。沉重的打击,使潘金莲也不得不乞求于神灵和迷信……

  她花钱请了刘理星与他回背,用柳木刻男女两人,以四十九根红线相牵,以期夫主重新钟爱自己。其实,刻造的柳木人相爱,不过是她心造的幻影,安能拴住生性浮浪的西门庆的心?果然不错,西门庆很快又遇上了花子虚的浑家李瓶儿,这位“人生的甚是白净,五短身体,瓜子面皮,生的细弯弯两道眉儿”的美人,使他入迷。更何况这位美人手里有偌多的钱财。看来,设置在潘金莲的生活道路上重重“艰难险阻”,又要绞尽她多少脑汁,用尽她多少心计。算尽机关的最好结果,不过是主家翁继续宠爱自己。

  畸形的社会造成了妇女的变态心理!妇女的命运是多么可悲!我们还应注意潘金莲生活的社会环境。

  自从西门庆娶了李瓶儿、一连在她屋里歇了数夜后,潘金莲嫉恨万分。于是,她用挑拨的方法向李瓶儿发动了进攻。她看出吴月娘对刚来的有钱的李瓶儿也有不满之情,因此,一方面,她背地唆调吴月娘,与李瓶儿合气;另方面,对着李瓶儿,又说月娘许多不是,说月娘容不得人。

  正当潘金莲有计划、有步骤地向李瓶儿扑来的时候,不想半路上又杀出个“程咬金”——西门庆又看上了家奴来旺的媳妇宋惠莲。西门庆对她如此眷恋,大有成为新妾之势。更何况,宋惠莲与西门庆勾搭的时候,竟然大说她的坏话。李瓶儿还未扳倒,安能又出个宋惠莲?她在寻找适当的时机。

  时机终于来到,当她得知了来旺酒醉痛骂西门庆和自己的消息,马上咬牙切齿要进行报复。第一步,她唆使西门庆先把来旺儿打发出家。并且,假惺惺地对西门庆说,只有这样剪草除根,他老婆才会死心塌地跟着你。于是,在潘金莲的导演下,出现了蓄意陷害来旺儿的事件。西门庆冷酷无情的精心设计,衙门里不问是非的严刑拷打,都以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感染着每个读者。

  当宋惠莲了解受骗、终日啼哭而西门庆仍然留意宋惠莲的时候,潘金莲又采取了行动的第二步,去唆调孙雪娥与宋惠莲直接厮打,致使宋惠莲气愤不过,倒插了门,自缢身亡。

金瓶梅潘金莲的人物形象分析为啥嫁给武大郎 潘金莲的故事结局怎么死的

  表面看起来,潘金莲是杀害宋惠莲的罪魁祸首。其实,真正的凶手是那腐败衰朽的封建制度。一夫多妻、男人可以到处惹花沾草的罪恶制度,演出多少妇女为了得宠这个可怜的欲望而互相残杀的悲剧!

  表面看起来,潘金莲气势汹汹,是得胜者。其实,她空虚得很,她的“胜利”不过是只“画饼”,杀死了宋惠莲,难道不会出现“张爱莲”?更何况,比她得宠的李瓶儿还活脱脱地睡在她的身旁!

  事实正是如此。李瓶儿除美貌、金钱外,现在又多了一份荣耀耀生了一个儿子。

  封建社会里,女人也是传宗接代的工具。一旦有了儿子,就有了财产的继承权。母以子贵,李瓶儿的地位是百尺竿头,又进一步。这怎么会不使潘金莲妒火万丈!在李瓶儿生下孩子、合家欢喜乱成一块的时候,潘金莲不由地独自走进了房里,自闭门户,向床上痛哭去了。失宠的危机步步紧逼她,潘金莲岂能善罢甘休。

  于是,一场更激烈的争宠战展开了,虽然这里没有刀光剑影,但结果却是你死我活。僵死的封建社会进入了它的晚期,维系家庭等级结构的含情脉脉的 一套套伦理纲常早已失去它那骗人的油彩……

  这位被人称为“弄人的刽子手”的潘金莲弄起人来,倒还是有板有眼、稳扎稳打的。因为面前的对手毕竟是有貌、有财的李瓶儿。

  当李瓶儿之子官哥儿刚满月,潘金莲终于瞅到机会,将他抱到了手。她故意将孩子举得高高的,致使这孩子受惊得病,半夜里在睡梦中惊哭,发起寒潮热来。这不过是潘金莲处心积虑要残杀这孩子的一次试探而已。

  有一次,李瓶儿叫潘金莲看一回孩子,由于她急于和女婿陈经济去调情,把小孩单独放在席上,一只大黑猫跑到孩子身边,将他吓坏,连打寒战,口卷白沫,急得李瓶儿到处求神问卜。尽管官哥儿的病情渐渐有所好转,但却给潘金莲以罪恶的启迪。一场毒杀孩子的计划正式在潘金莲胸中酝酿成熟了。

  本来,潘金莲在屋里精心喂养着一只白狮子猫儿,名唤“雪狮子”。每日不吃牛肝干鱼,只吃生肉半斤,调养得十分肥壮,毛内可藏一鸡蛋。而且,这只猫潘金莲是呼之即至,挥之即去。潘金莲知道官哥儿怕猫,又爱穿红衣服,因此,她就在房里用红绢裹肉,令猫扑而抓食,别有用心地进行训练。

  有一天,官哥儿因连日吃刘婆子的药,病情好转,李瓶儿与他穿上红缎衫儿,安顿在外间炕上,铺着小褥儿玩耍。而训练有素的雪狮子,正蹲在护炕上,看见官哥儿在炕上穿着红衫儿一动一动的玩耍,只当平日哄喂它肉食一般,猛然望下一跳,扑将官哥儿,把身上都抓破了。登时,官哥儿呱的一声,倒咽了一口气,就不言语了,很快就断气身亡,只活了一年零两个月。潘金莲害死官哥儿——这个足使李瓶儿身贵体荣的命根子的计划,终于得以实现。

  这时,潘金莲是百般的称快,每日抖擞精神,转过来向因子亡夫践而拖垮身子的李瓶儿猛攻,她得意洋洋骂道:“贼淫妇!我只说你日头常晌午,却怎的今日也有错了的时节?你班鸠跌了弹也,嘴答谷了!春凳折了靠背儿,没的倚了!王婆子卖了磨,推不的了!老鸨子死了粉头,没指望了!”就在潘金莲指桑骂槐的冷嘲热讽中,忍气吞声、身染重病的李瓶儿也随之身亡。临终前,李瓶儿痛心地对吴月娘说道:“休要似奴心粗,吃人暗算了。”一场争宠战以李瓶儿母子的死而宣告结束。

金瓶梅潘金莲的人物形象分析为啥嫁给武大郎 潘金莲的故事结局怎么死的

  是的,除掉了李瓶儿,也就除掉了潘金莲争取家庭里固宠地位的最大绊脚石。看来,潘金莲最后对手就是吴月娘了。

  果然不错,过去潘金莲虽莲虽与吴月娘经常闹别扭,尚未尖锐化,现在,她向西门庆的所谓正头娘子正式开火了,她估计到自己已有足够力量对付她!

  一次偶然的机会,潘金莲收买了吴月娘房里的丫头玉箫,并提出了三个条件:第一件,你娘房里但凡大小事儿,就来告我说。你不说,我打听出,定不饶你。第二件,我但问你要什么,你就捎出来与我。第三件,你娘向来没有身孕,把原因告诉我。玉箫一一作了回答和立下了保证。自此,吴月娘的一举一动都在潘金莲的掌握之中。而且,潘金莲也用心寻找衣胞符药。生子是保持家庭固宠地位的必要保证。

  费尽了多少心机,忍受了多少屈辱,西门庆终于向潘金莲吐露了对她最为眷念的“心声”:“怪油嘴,这一家虽是有他们,谁不知道我在你身上偏多。”所谓“他们”自然也包括自认是正经夫妻的吴月娘在内。有汉子撑腰,潘金莲要吞噬一切、成为家庭主家婆的欲望也更加强烈!

  正当她寻来衣胞符药,并且已拣了日子吃了、专等西门庆进房的时候,吴月娘却拦阻了西门庆进潘金莲房间,这根导火线终于使潘吴之间的矛盾爆发了。潘金莲公开指责吴月娘:“象这等的,却是谁浪?”两句话就打中了吴月娘要害。吴月娘依仗自己不是趁来的老婆,于是破口大骂。潘金莲更不示弱,就坐在地下打滚打脸,自家打嘴巴,并放声大哭。公开的火并显示潘金莲要扫除吴月娘这个最后一块绊脚石的决心。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淫欲无度的西门庆的身亡,潘金莲的命运也急转直下。尽管进入末期的封建社会已经千疮百孔,但它依然肆行着最后的余威,小妾与正妻的社会地位仍然是天壤之别。潘金莲耍手段、施狠毒所要得到的一切在冷酷的封建社会里都化为泡影。

  吴月娘一旦发现潘金莲、庞春梅与陈经济勾勾搭搭,马上采取了果断措施,先变卖了庞春梅,接着又变卖了潘金莲。正当陈经济向京城筹办百两银子、预备娶潘金莲的时候,遇赦回来的武松却先结束了潘金莲的生命,即使潘金莲不被武松杀害,潘金莲也不会有什么好命运!试想一下:一个以姿色侍人的妇女在她年老色衰后,究竟又有什么好结果呢?永远是悲剧。我们应该注意这场闹剧背后的悲剧因素。

  潘金莲是有几分“狠毒”,也很“荒淫”。但必须注意进一步追究她为什么会如此狠毒和荒淫的原因。本来,潘金莲是一个聪明、有感情的妇女,只是环境扭曲了她的灵魂,更何况她还象一件“物品”,被卖来卖去,还荒唐地硬塞给身长不到三尺的武大为妻,她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亦有一些合理成分。但她找错了对象,她把改变自己命运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富商兼官僚的身上,而且此人更是好色成性,因此为了在他面前得到固宠地位,她对己只有屈辱和荒淫,对人只有冷酷和无情,这完全是那畸形的封建社会造成她那畸形的精神追求。潘金莲的狠毒和荒淫固然应该受到谴责,但更浓的仇恨之火,应喷射在“塑造”潘金莲这样可恨又可悲的妇女的封建社会上!